新葡萄棋牌388官网-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长检要闻

当互联网+遇上检察工作

时间:2015-07-10  作者:  新闻来源:最高人民检察院  【字号: | |

  

  “互联网+检察工作座谈会”发言摘要

  

  探索互联网与检察工作结合的有效途径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敬大力

  近年来,湖北省检察机关认真贯彻中央、最高检部署,以打造“鄂检网阵”新媒体平台体系为主要抓手,探索互联网与检察工作的结合途径,取得明显效果。

  坚持先行先试。2008年我们强调网民就是真实的群众,做好新时期的群众工作,既依靠“脚板”,也要做好“指尖上的群众工作”。为此,对省检察院门户网站改版升级,并推动130个检察院当年全部开通了门户网站,同年9月又依托新浪网开设官方博客。

  推进多元传播。2011年以来,全国省级检察院第一个官方微博、第一个官方微信、第一个手机客户端在湖北应时而生,其中“湖北检察”手机客户端是当时“苹果商店”APP中唯一的检察资源。2014年6月全省130个检察院全部开通了官方微博、微信,今年6月集体入驻影响力较大的“今日头条”客户端,实现了“两微一端”全覆盖。

  实现融合发展。一是推进全省检察门户网站于2014年12月全部完成升级改版,形成了一体化网站群。二是推进微博、微信“全关注”和“全推介”,要求全省检察人员全部关注检察微博微信,向社会各界推介检察微博微信,省检察院在腾讯网、新浪网建设了微博微信发布厅,将130个检察院的官方微博、微信整合在一个平台上,实现了集群化运行。三是推进检察新媒体形成矩阵。将全省检察门户网站群、博客群、微博群、微信群、客户端群整合在“鄂检网阵”之下,三级检察院联通、信息共享,网民可通过其中一个平台进入全省检察机关其他新媒体平台,实现了矩阵式运行。

  根据现有条件和工作实际,目前我们对互联网的应用主要体现在检察宣传、检务公开、便民服务等方面。

  利用互联网立体化传播,提升宣传效能。依托“鄂检网阵”,把重点工作、感人事迹及时传递到社会;坚持全媒体“发声”、多媒体发布,运用动漫视频、图解新闻、H5网页、话题专栏等方式宣传检察职能和工作成效。同时,借助“鄂检网阵”关注社会舆论,建立起169人的网络新媒体管理员、网评员队伍,运用涉检舆情监测系统24小时全网巡查,健全了监测联网、预警联合、导控联手、处置联动的涉检舆情收集、分析和导控联动机制,对社会关注的重大敏感案件事件,及时有效发声,引导网民理解支持检察工作。

  全方位公开,深化阳光检务。运用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依托“鄂检网阵”设置的权威发布、鄂检直播、公示公告等检务公开栏目,及时权威发布职务犯罪案件信息400余条;发布案件程序性信息2万余条、法律文书3000余份;加强与网民的互动,对网民提出的意见、建议和诉求,件件有回复、事事有回音。

  多平台沟通,强化便民服务。借鉴O2O运行模式,使互联网成为检察服务的渠道和平台。自主研发了网上受理中心、约见检察官等10多个服务平台,开发出17项检察业务查询与办事功能,将“鄂检网阵”打造成通达社情民意、提供便民服务的新平台。在网上开辟“检察长信箱”“部门直通车”等检民互动栏目,广泛收集和听取民意。将检察机关综合性受理接待中心各项窗口服务功能整合到官方网站、微信等平台中,打造出网上“12309”平台,具有报案、举报等“七合一”功能,实现了接访、信函、案件受理等“六整合”,提供网上网下“一站式”服务。

  经过持续努力,省检察院先后荣获了全国优秀政务微博、全国十大政法机关影响力微博、全国政法微信问政新锐奖等多项荣誉。

  激发新动能 营造新生态 提升新能力

  

 

  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王君悦

  近年来,苏州市检察机关立足检察职能,积极探索运用“互联网+”思维和技术,促进互联网与检察业务、检务公开、检察为民深度融合,破解检察工作难题、规范司法行为、增强法律监督实效。

  运用“互联网+业务”思维,激发公正司法新动能。创新搭建业务对接平台强化办案。对内,利用移动互联网络,开发了“检务通”系统,即时处理公文传阅、通知通告等事务性工作;全面运用全国检察机关统一业务应用系统,强化对司法办案活动的动态监控。对外,搭建“两法衔接”信息共享平台,通过平台及时发现并督促移送刑事案件线索;牵头研发了“政法信息综合管理平台”,打造政法机关之间的信息“高速路”。2013年4月全面推广运用以来,刑事案件平台流转率达98.3%,被中央政法委列入政法机关跨部门网上办案试点地区。

  探索运用远程视频技术推动办案。依托检察工作办案区、派驻检察室,建立远程视频提讯室、监控室等,“足不出户”即可实现讯问、接待、出庭支持公诉,相关数据同步采集、存储、传输,受到曹建明检察长等领导肯定。

  强化侦防信息化建设促进办案。与公安、房产等多家单位共建侦查基础信息平台,利用互联网开展网上初查,深入开展线索分析研判。与省检察院、基层检察院共建职务犯罪案件侦查指挥平台、线索库、预防资料库,实现资源共享、互利互惠。我市检察机关“两化”建设相关做法被省检察院推广。

  运用“互联网+公开”思维,营造公信检察新生态。成立全国首家检察新媒体中心。2013年7月我院建立了检察新媒体中心,将全市两级检察院网络信息、技术与人才等资源有机整合,定期发布案件进展情况以及权威检务信息,监测、转办和处置涉检网络舆情,开展网络普法等,形成强大的网络宣传和舆情引导合力。

  搭建“互联网+”开放共享平台。全市11家检察院全部开通官方微博、微信平台,统一名称和标识,加强“两微”管理,规范发帖程序和涉检网络舆情处置流程,完善检察新媒体制度。微信平台增设了案件查询、活动预约、行贿犯罪档案查询、法律咨询等服务功能,为公众提供高效便捷的司法服务。

  提升“互联网+”公开宣传效果。通过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官方微博、微信群等,及时公布检务和案件信息动态,回应社会关切。去年10月份以来,我市检察机关发布案件信息、法律文书总量约占全省四分之一,相关做法被最高检作为全国典型事例通报。

  运用“互联网+服务”思维,提升司法为民新能力。在苏州检察门户网站创办“网上检察为民服务中心”,集中了检务公开、在线申诉、网上举报、律师接待预约等服务功能,努力提供网上“一站式”情景服务。

  推广运用“律师服务系统”,为律师办理网上身份认证、预约会见阅卷和提交意见等业务;开发“4e”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平台,为申请人提供网上申请、网上查询、网上送达和网上验证等一体化远程服务。

  注重大数据深度分析与运用,尝试建立大数据中心,开发司法办案风险评估预警处置平台、检委会议事系统、大业务软件分析系统、羁押必要性审查系统等个性化软件,深入挖掘数据资源,为党委政府及检察工作提供深度决策参考。

  信息化带动整体工作上台阶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云志宏

  近年来,我院全面贯彻落实最高检“科技强检”要求,不断提升检察技术和信息化应用水平,有力带动了全院整体工作上台阶。2012年,我院被最高检命名为“全国检察机关四化建设示范院”。

  充分应用新媒体平台,积极提升检务公开能力。针对网络的信息主渠道特性,我院建成了门户网站,开通了微博、微信和手机客户端,构建起了“赛检网群”信息发布、互动平台,全力打造“指尖上的阳光检察”。

  拓展宣传内容。通过门户网站及时公开查办和预防职务犯罪工作部署、我院办理的有较大影响案件的进展和结果、检察人员违法违纪处理结果等内容,收到良好效果。

  及时发布案件信息。将“应当公开”案件的法律文书在规定时间节点“晒”上网,自觉接受社会监督。今年以来,我院上网公开法律文书200份、发布重要案件信息33篇。

  创新宣传手段。充分发挥新媒体信息传播快、覆盖广、影响大、社会动员能力强的特点,及时在“赛检网群”上推送检察动态。去年5月赛检官方微博、微信发送第一条信息以来,已持续推送130余期500余条信息,社会关注度不断攀升。

  舆情处置应对得力。高度重视网络舆情应对,指派专人负责日常监控。如对近期发生的一起舆情事件,第一时间发布官方通报,澄清不实言论,回应网民质疑。

  广泛运用海量网络资源,不断提升司法办案能力。建立了案情分析室、侦查指挥中心,装备了远程数据传输警用车。远程数据传输警用车可向侦查指挥中心实时传送侦查取证现场画面,平面距离范围38公里,检察长在指挥中心即可指挥调度现场侦查。指挥中心和案情分析室还能实时监控警务区的询问、讯问情况,根据案件进展,通过内线电话双向交流沟通,指挥干警调整问话策略。

  采取“互联网+群众举报+传统侦查手段+基础数据分析”模式,将“互联网+”巧妙地应用到职务犯罪查办上。2012年,我院在查办一起贪污拆迁补偿款案过程中,嫌疑人拒不认罪。因被征用房屋已拆除,有关部门无法提供拆迁现场情况,取证工作一度陷入僵局。自侦和技术部门干警通过互联网查找、数据信息恢复等技术手段,成功复原了该村拆除前全貌图,成功告破涉案13人、金额1500余万元贪污、渎职大案。

  积极搭建互联互通平台,有效提升群众工作能力。近年来,我院持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通过提高检察科技含量和信息化水平,提升群众工作效能。

  建成远程视频接访系统。在较为偏远的黄合少镇建设了标准化派驻检察室,并设计配置远程视频接访终端,与院机关的远程视频接访中心连接,让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与检察干警“面对面”交流。

  打造功能完善的案管服务大厅。设置触摸式电子查询系统,当事人、律师可自主查询案件程序性信息和法律文书;通过门户网站在线受理查询预约、网上举报等,受到群众好评。

  从九个方面完善相关立法

  

 

  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 李欲晓

  互联网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在第三阶段,传统社会中的结构、规则、方式方法、工具发生了变化,人们的衣食住行、工作、娱乐、生活等方方面面也都发生了改变。

  具体而言,“互联网+”带来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七个方面:传统社会的信息生产、应用、传播的效率大幅度提高;社会综合资源优化配置成为可能;公众自主管理个人事务、参与社会事务、影响国家决策能力显著提升;社会事务更加依赖于全数据处理,而非抽样,经济和法律规则不可避免要发生调整;规则的作用更大,人为因素的影响力更小;信息作为社会生产要素的作用更突出;全球性网络规则将伴随传统社会和网络的结合而出现。

  在网络环境下,社会出现了本质性变化——碎片化,包括碎片化的信息,碎片化的网络,碎片化的生活和碎片化的应用。而网络基础环境、人的基本权利、网络公共服务、群众性关系,成为面向碎片化网络社会的规则体系构架应该考虑的因素。

  因受本国经济发展、社会文明以及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程度的不同制约,各个国家在网络社会发展中居于不同阶段。网络与现实社会发展速度的不同步和人类社会对网络的适应性差异,以及不同国家和地区网络发展环境的不同,导致大量问题的出现。

  尤其是在“互联网+”阶段,数字鸿沟依然会存在,且会出现数据寡头垄断。网络空间的立法、执法、监管等,在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会出现滞后状态。因此,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跨境电子商务、人工智能等信息传播和扩散带来的新问题必须要关注。

  比如,这些年大幅度建设云计算基地,相应的规则、法律体系规则的构建还与其不相适应;物联网涉及的接口安全、标识资源安全、数据安全、隐私安全等,这些安全隐患急需彻底解决。

  再比如,互联网信息服务、电子商务,比如说Cookies、网络爬虫技术、广告插件技术,这些技术出现时对于个人信息、隐私都存在着巨大的安全威胁。数据挖掘、深度分析技术,是否应该从法律角度予以考虑?我们需要意识到网络时代个人信息搜集是不可回避的事情,但是同时要知道在社交网络、电子商务中,个人信息利用搜集的重点是什么。个人信息保护重点就是防止滥用而不是禁止搜集,搜集应该遵循相关的原则。对于个人信息保护、商业利益边界要重新划分,保障知情权、用户自主控制权,相关立法应该完善。

  具体到“互联网+”的立法,应从九个方面着手:网络空间安全的法律体系,个人网络信息空间权利保护体系,关键基础设施保护的法律,促进互联网信息服务发展的法律,促进网络社会发展的法律,规范网络信息空间的法律,提升网络空间的立法、司法、执法行政监管能力,保护未成年人,构建网络空间的国际规则等。

  还有空间可以进一步挖掘

  

 

  腾讯公司副总裁 谢呼

  “互联网+”是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与各行业的跨界融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并不断创造出新产品、新业务与新模式,构建连接一切的新生态。

  根据相关统计,在当前全国政务“互联网+”涉及的业务领域和职能类别中,检察系统排名前列。尤以检察领域信息化建设、“两微一端”的开通为大众所称道。如最高检的微信公众号,关注人数非常多,还有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的“案件公开审查会”微博直播。检察机关对一些社会关注度高、影响重大的疑难复杂案件公开审查的过程进行实时直播,让更多公众及时了解案情、发表意见参与讨论,大大提高了案件办理的透明度。还有一些大型活动的直播,比如检察长接访等,拉近了检察机关与老百姓的距离。

  由此可见,在“互联网+”检察方面,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具备了很好的基础。现在,在信息公开、便捷服务、案件侦办等方面,还有一些空间可以进一步挖掘。

  在信息公开方面,对应检察机关最主要的就是检察资讯的发布和案件信息的公开以及检察宣传。互联网所具有的开放、透明、互动等特点,与司法公开有着天然的连接优势,特别是社交平台,可以极大地提高信息的覆盖率、提高公众的参与度。此外,通过社交平台与民意的互动,检察机关还可以通过对民意进行大数据分析,实现为检察决策提供服务。

  在便捷服务方面。目前,全国各地很多检察机关都开设了一定的检务服务。未来,我们的方向可以在提高服务的使用效率方面,在服务的标准、服务平台与支付平台的连接、服务与大数据的连接上进一步思考。整合现有资源,真正找到公众关心的“痛点”,为公众解决具体问题,提高服务的质量,建立服务品牌,扩大影响力。

  在案件侦办领域,基于互联网的大数据和云计算也是大有可为。如,可以通过互联网数据整合,建立反腐败情报数据库,用数据助推破案。此外,还可以用社会化的数据来建立人的模型,通过对“数据人”的“微表情分析”判断其心理状况,为侦查人员提供参考。这些探索和尝试将为大数据在检察系统的应用提供多种思路。(检察日报)